嗯,這一段有點短,

 

不管,

 

先po再說~~

 

 

 

少君--七之2

 

薄敬言手裡握著一份禮物,瞪著空盪盪的別居,俊臉寒氣懾人。  

 

 

特地為了長孫無缺提前一天從日本趕回來,熟料,一進別居卻不見妻子的蹤跡。

 

 

不只在別居,整座薄宅,都沒有長孫無缺的氣息。

 

 

「無缺她人呢?」他質問著侍女們。

 

 

「不知道,今天早晨一進來就找不到夫人…」侍女們個個驚恐不已。

 

 

一早就不見了?那表示昨晚和他通過電話之後,無缺人就已不在。

 

 

他沉凝不語,轉身走回主屋,發現所有的除厄師們都有事,就連長老們似乎也避著他。

 

 

這詭異的氣氛,要讓人不起疑都難。

 

 

直接叫來總管,他冷聲問道:「我父親呢?」

 

 

「大爺去香港談生意,前宗主陪他一起同行。」在薄家,所有下人都稱呼戴天祈為「大爺」。

 

 

「去香港?」他挑眉。

 

 

「他們幾時走的?」

 

 

「今天早上的飛機。」

 

 

他拿出手機,邊撥了航空公司的電話,心中邊想,即使時過境遷,戴天祈依然想和他作對,是嗎?

 

 

電話通了,他正打算訂張飛往香港的機票,倏地,一個念頭閃過腦際,他轉頭忽問:

 

 

「敬道呢?」

 

 

總管一呆,似乎沒想到他會問起薄敬道,頓了幾秒才道:「敬道先生和少蓮小姐接了除厄的任務,出差去了。」

 

「去哪裡出差?」瞇起眼。

 

 

「去…美國。」

 

 

「美國?」他擰眉。薄家向來很少接歐美的案子。

 

 

「是,是一位華僑的委託。」老成的總管立刻解釋。

 

 

他俊臉微沉,好個聲東擊西,看來這才是戴天祈的目的,他派敬道和少蓮帶長孫無缺去美國,好讓他再也找不到她。

 

 

「他們去美國哪裡?」

 

 

「這…我不清楚,得問大長老,宗主您不在,除厄的任務都由大長老指派。」總管道。

 

 

「是嗎?得問大長老?我猜大長老這會兒應該也『正好』出門了吧?」他冷譏,目光如箭。

 

 

「呃...是的,他老人家和眾長老們…去了上海。」總管低下頭,不敢面對他的怒氣。

 

 

一群老傢伙!趁他不在居然連同他父母一起造反!

 

 

心中冷哼一聲,知道再問也問不出什麼,逕自回到別居,行經花園,被那開得豔麗的花樹枝椏擋住去路,他腳步站定,一陣陣不悅直往心頭擠壓。

 

 

此刻,令他最火大的不是戴天祈趕走長孫無缺,而是,戴天祈竟然派薄敬道帶長孫無缺離開。

 

 

這件事,莫名地令他心煩。

 

 

伸手揮開那綻放得很無辜的花枝,花瓣如雪片繽紛飛落,他臭著俊臉走進別居,環視著安靜的空間,胸口又堵得厲害。

 

 

少了長孫無缺,這令人窒息的冷清感是怎麼回事?

 

 

才短短幾個星期,他就這麼習慣長孫無缺的存在了嗎?

 

 

不,這可不行,這戀愛遊戲只是報恩的一環,她想體驗人生喜樂與痛苦,那他就陪她玩一場,對她百般情挑,讓她陷入情網,再故意讓她看清自己的真面貌,讓她痛苦萬分…

 

 

這些滋味,本該由她來嚐,他可不能也跟著入戲。

 

 

他要的,只有她的血脈而已,這才是最重要的事。

 

 

低頭打開手中禮物盒,拿起一條銀色的花型鑽鍊,緊緊握住。

 

 

只要取得她的卵子之後,戴天祈要送她到哪裡去,他都不會介意,但在這之前,他可得好好拴緊她才行。

 

 

吸口氣,調整好心態,他決定利用陰鬼們來搜尋長孫無缺的行蹤,人會說謊,鬼可老實得多了,戴天祈就算把長孫無缺送到天涯海角,他也能把她找回來。

 

 

冷笑一聲,他快步走向車庫,駕車飆出薄宅,遠離薄家結界,他便能任意召喚陰鬼們。

 

 

輕彈指尖,幾隻妖鬼立刻被他的法力鎮伏在他面前。

 

 

「去找出長孫無缺,我要知道她被帶往美國哪個城市。」

 

 

指令剛下,其中一隻妖狐就機伶地道:「她現在在台灣哦!大師。」

 

 

「台灣?」他愣住。

 

 

「是啊,她飛去台灣了。」

 

 

他微蹙眉,五指收緊,妖狐頓時被揪住尾巴,懸空倒吊了起來,嚇得嘎嘎尖叫。

 

 

「飛去台灣怎麼可能薄家沒得到任何訊息?給我說實話。」他冷斥。

 

 

「真的,是真的,她和那個男的,一起去了台灣…」小妖狐尖聲嚎喊。

 

 

「男的?敬道?」他愕然。

 

 

「是啦是啦,她被附身了啊,迷惑了那男的,把那女的弄暈了,綁在車裡,然後兩人一起買了去台灣的機票…」妖狐急著解釋。

 

 

「她被附身了?」他凜然變臉。這真是最糟的情況了。

 

 

「對,還是被隻能力超強的鬼精附身,那男的被她迷得團團轉了…我的同伴們都看到了。」

 

 

他俊臉一沉,雙眉擰得更緊。

 

 

少蓮阿姨近來體弱,法力已不比從前,無可厚非,但敬道的法力並不淺,連他都制不了,是真的鬼精妖力太強,還是他心中本來就有鬼?

 

 

「所以,現在只有他們兩人去了台灣?」他陰鷙地問。

 

 

「是的,聽說上了飛機,兩人親密地坐在一起,讓人以為是情侶…」妖狐還不停地說著。

 

 

一股無名火在胸口竄起,他手握成拳,瞬間將妖狐震昏,讓牠閉上了嘴。

 

 

揮手一掃,妖鬼們俱散,他則猛踩油門,直衝機場。

 

 

買了飛往台灣的機票,等待搭機的時間突然變得令人難耐,向來閒逸的他第一次顯得焦燥煩悶。

 

 

長孫無缺被鬼精附身,天曉得會做出什麼事,鬼精佔據無缺的軀殼愈久,到時就愈難鏟除。

 

 

只是,更令他不爽的是,鬼精利用他妻子的身體去迷惑別的男人,這種事,簡直教他難以忍受。

 

 

非常…無法忍受。

 

(待續)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on.yeu 的頭像
pon.yeu

芃言亂羽

pon.ye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