版權所有,嚴禁盜文抄襲翻印

 

善意提醒,

如果不知道少君是誰,可以先觀賞拙作--東方美人系列

 

 

 


 

 

 

 

 

【楔子】

 

 

        豪門,深似海。

 

尤其是長孫家族這個豪門。

 

而她,是這深海中的一顆寶貝珍珠。

 

打從一出生,她就像公主般被小心照料呵護,華宇精品,錦衣玉食,她的生活是一般人最羨慕的富足豐盈,無憂無愁。

 

深居在這皇宮般的宅邸裡,四個女僕輪流二十四小時伺候,有一位造型師專門為她整理儀容,一位專業營養師負責為她調製營養健康飲食,還有專人為她按摩全身、設計肢體舒展

 

運動,她的作息在精確的安排下正常而規律,該醒時就醒,該吃時就吃,該動時就動,該睡時就睡。

 

她從不必去費心日子要怎麼過,因為總有人為她安排得妥妥當當。

 

茶來伸手,飯來張口,她只要安穩地當她的大小姐就行了。

 

因此,她整個人被調養打理得秀麗可愛,絲緞般的黑髮始終柔亮,白皙的肌膚如奶油般滑嫩,即使一直待在豪宅中,她的身材也保持得穠纖合度,修長的身板,勻稱的四肢,穿著

 

各種名牌服飾,完完全全就是人們想像得到的那種名媛千金。

 

甚至,她還是個頂級的名媛千金。

 

不只倍受寵愛,還擁有享用不盡的榮華富貴。

 

她這輩子,註定什麼都不缺,就如同她的名字一樣──

 

長孫無缺。

 

她是長孫家這一代唯一的孩子。

 

也是被捧在手心中長大的孩子。

 

父母將她命名為「無缺」,就是希望她十足圓滿,所有都具備。

 

但諷刺的是,長孫無缺卻有個外人從不知道的最大缺憾,一個長孫家最大的痛處與秘密。

 

那就是….

 

 

 

 

她沒有智能。


      

 

 

【第一章】

 

  

 

    「她是個癡呆啊!」

 

一家著名的美式速食店內,在靠窗的角落桌旁,一個看似精明的女子向坐在她對面的男子低嚷。

 

「癡呆?」那男子拿著ipad,瞪大雙眼,驚住了。

   

      「就是低能兒嘛!」那女子指了指自己的腦袋,又道:「這裡有問題啦!」

   

「妳是說長孫家的大小姐是個白癡?」那男子驚呼。

 

「哎,差不多就那個意思了,我剛開始沒仔細看,還以為是個正常人,可是一和她面對面,才發現她不對勁,哦…真的嚇了我一大跳,就算被打扮得人模人樣的,穿戴得就像個嬌

貴的名媛,但她的表情…天哦,完全破功!」那女子嫌惡地搖搖頭。

 

「她表情怎樣?說清楚一點。」男子急忙又問。

 

「就兩眼無神,動不動就傻笑,好像沒腦子一樣!我不小心把熱水潑在她身上,她還傻楞楞的,嘴巴只會發出『啊啊』的聲音。」

 

「她不會說話?」

 

 

「不會,什麼都不會!生活起居都要人照料,難怪要找女僕二十四小時輪流看護,她一點自理能力都沒有,上廁所,吃飯,洗澡,都要靠別人。」女子誇張地比手劃腳。「明明這

麼有錢,卻只能這樣活著,簡直就是個折磨!折磨別人,也折磨她自己,我要是她啊,寧可不出生。」

 

「真的?妳說的都是真的?」那男子一臉像挖到寶的表情。

 

「真的啦,我在那裡待了三天耶!雖然三天我就辭職…..

 

「我看妳是不適任被炒了吧?」男子譏笑。

 

女子一臉尷尬,頓了頓,才道:「我自己也不想待下去,原本以為是一般女僕的工作,誰知道竟是去照顧一個白癡,還得餵她吃飯,幫她洗澡,像個保姆一樣時時跟在她身邊

吼,累死人。」

 

「真令人驚訝啊,誰想得到長孫集團的唯一千金竟是個癡呆低能兒?!這可是天大的新聞哪!我真的要發了!」那男子興奮地不斷在他的ipad上記錄。

 

「喂喂,你可別提到我啊,進去長孫家工作的人都要簽切結書的,要是被他們知道是我爆料的,我就完蛋了!」女子緊張地提醒。

 

「放心,不會提到妳的,再多說一點,最好是有照片什麼的」男子熱切地道。

 

「哪有照片?拍了照片我就不能活著出來了,在長孫家工作是絕對禁止拍照的,合約裡有規定,不管是拍景物還是人,違反者任由長孫家處置,我離膱前還得被管家搜身,檢查手

機和行李,確認沒留下任何資料才能離開。」女子臉色凜然。

 

「真可惜,如果有長孫家公主的癡呆照,肯定成頭條。」男子懊惱地敲著桌子。

 

「你報你的新聞,別扯上我就行了,管家曾警告我,出來要鎖死嘴巴,否則絕不輕饒,要不是看在錢的份上,我也不想冒險

 

女子說著不安地左右探了一眼,正好瞥見隔壁桌坐著一名二十初頭,長相清磊俊俏的大男生,目光停了一下,確定那大男生正戴著耳機,低頭專注地在滑著他的智慧型手機,才把頭轉回那名男記者。

 

「總之,我就當我什麼都沒說過。」女子再度申明。

 

「別擔心啦,如果妳再多說一點,我還可以付更多錢。」男記者將一張十萬元的支票放在桌面上,引誘地笑著。

 

「我只知道這麼多了」女子瞄了一眼支票,滿臉心動地搖搖頭。

 

「長孫家的小姐叫什麼名字?知道嗎?」男記者問。

 

「我不太清楚

 

「那就算了。」男記者準備將支票收回。

 

女子很快地抽走那張支票,壓低聲音道:「她叫『無缺』,『長孫無缺』。」

 

她一說出名字,一旁的那個大男生突然頓了一下,緩緩抬起自己的左手腕。

 

「無缺?什麼都不缺的那個『無缺』?」男記者一愣。

 

「是啊,很諷刺吧?她老爸希望她什麼都不缺,可偏偏她缺了腦子,頭殼空空,是個『爬代』。」女子掩嘴譏笑。

 

「叫做長孫無缺啊!這名字真特別」男記者唸著這個名字,臉上露出詭笑。

 

一旁那大男生的嘴角也勾起一抹奇異的微笑。

 

「其實我是不小心聽見她媽媽喊她的名字的,不然,大家都叫她小姐,在那裡工作的人都得維持淡漠的態度,不能對小姐太好奇,不能討論她,更不能對她不敬。」女子繼續道。

 

「年齡呢?」

 

「太約二十左右吧?」

 

「那她一直都待在家裡?從來沒出過門嗎?」

 

「嗯,從小到大幾乎都被藏在家中,偶而會有人進宅裡幫她治療,要不就是在固定時間請法師到家中辦法會

 

「法會?」男記者一呆。

 

「就是那種除穢淨身的法事,長孫家常常會辦這種法會,啊,我聽說好像今天就要辦一場,前陣子全部僕傭們就開始忙碌了….之前就聽其他僕人說,那位大小姐常在半夜大笑或大

哭,他們大概是以為長孫無缺被什麼妖魔纏身,想借由法事讓她好起來吧,噗,好好笑,天生癡呆的人,是基因有問題啦!求什麼都沒用。」女子啐笑道。

 

「看來長孫集團為了這個千金可傷透腦筋啊!」男記者飛快地在他的ipad上做筆記。

 

「是啊。唉,說起來她也算好命了,生在富豪之家,到死都有人會照顧她,有些這種低能兒一出生就被丟掉了咧,我還真是看不慣大家把她呵護得像什麼寶貝一樣,不需要任何努

力就能享受一切;而我卻努力了三十多年,還得拼命賺錢才養活一家子,這世間真是不公平啊….」女子酸言酸語地道。

 

「那如果是妳,妳想和她交換嗎?」男記者問。

 

「才不要!與其當個有錢癡呆,我寧願窮一點,但有知覺有自尊地活著。」女子很快地道。

 

這時,隔桌那個清秀大男生突然「哧!」地笑了一聲。

 

女子和男記者都愕然地轉頭看他。

 

「靠爆料別人私事賺錢,也配提什麼自尊?」大男生像在自言自語,可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是在諷刺。

 

女子臉色一變,瞪著他。

 

「一個沒良心苟活的人,比一個單純的癡呆還不如。」大男生抬起頭,一雙精鑠的目光直勾勾地看著女子。

 

「你」女子正想怒聲斥責,可是,一對上男生的臉,竟一時呆住。

 

這個大男生長得真的好看極了!

 

一張帥氣又清秀的臉孔,五官出色迷人,鼻挺眼亮,眉宇聰穎,極具古代文人風雅,可是,看似文質彬彬,眼瞳卻散發著一抹令人莫名生畏的淩厲靈光。

 

就在她驚豔著大男生的容貌時,他竟衝著她又拉開一記燦爛得足以令人窒息的漂亮微笑,害她整個人呆住,火氣根本發不出來。

 

「人世太複雜,有時當個沒腦袋的人還輕鬆些呢,可惜一般凡夫俗子都不懂。」低沉的嗓音從他口中說出,明明字字帶刺,可偏偏又非常悅耳好聽,讓人不自覺去傾聽他的聲音,

而忽略他話中的挖苦。

 

「喂,小子,你在說什麼?你怎麼可以偷聽別人談話的內容?」男記者可沒被大男生的俊帥臉龐迷惑,不高興地喝斥。

 

大男生對他置若罔聞,調整好耳機,繼續低頭滑著他的手機。

 

「臭小子,我在和你說話

 

男記者拍桌站起,卻見大男生頭也不抬地對著空氣輕彈一下手指,喃喃地道:「解。」

 

倏地,一道冰冷的氣息竄向那男記者,他不自覺地打了個哆嗦,肩膀變得好沉,渾身不舒服,跌坐回椅子上。

 

「林記者,你怎麼了?」女子愕然。

 

「我」男記者一臉茫然,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怎麼了。

 

「你的臉色變得很差!」女子驚疑地又問。

 

「妳不覺得這裡冷氣突然變強了嗎…?」男記者微微戰慄。

 

女子被他一說,也不禁縮了一下,不解地嘀咕:「真的剛剛還不覺得,可是突然間就變得好冷

 

男記者忍不住環視店內其他人,大家都沒事,只有他不停地發抖反胃。

 

這時,他瞥見那大男生彷彿在笑,心裡驀地一陣發毛。

 

剛才,這個大男生彈了一下手之後,他就整個人不對勁

 

大男生不疾不徐、慢條斯理地收起手機,緩緩起身,頓時,一股難以形容的氣場瞬間以他為中心向四周幅射開來。

 

記者和那女子都不由得被他震住,呆呆地望著他。

 

明明是在鬧區中人來人往的速食店內,但他這一站,彷彿是人群中唯一的亮點,讓所有人都在剎那間失了顏色。

 

黑色貼身薄長袖T恤,深灰色牛仔褲裹著長腿,看起來高挑修長,文質優雅,可是,雖然打扮時尚品味,卻又迴異於時下的年輕男子。

 

他有著某種無法言喻的懾人氣韻,內歛卻又剛強,身形削瘦,肩背腰身線條卻顯得精實健朗,全身隱隱透著一種犀冷且無形的力量。

 

男記者心中打了個突,以他閱人無數,他多少可以看出這個大男生絕不是個普通人。

 

大男生轉身拎起背包,睥睨了一眼男記者肩上的那團常人看不見的森然黑影,嘴角微揚,一雙精湛的眼瞳閃過一道詭芒。

 

「你保重。」他對著男記者道,好聽的低嗓中有著諷刺與憐憫,說罷,便悠然閒逸地走向大門。

 

男記者和那女子就這樣愣愣地看著他離開速食店,仍被他遺留下的氣勢震懾住,久久無法動彈。

 

六月的黃昏,天氣已十分炎熱,偏斜的日光餘暉照耀著行道樹的濃蔭綠葉,預告著盛夏即將來臨。

 

那大男生走出速食店之後,在大門口站定,回頭又往裡頭望了一眼,再低頭盯著自己的左腕。

 

在一般人眼中,他的左腕沒有任何東西,但只有他自己清楚,那裡一直圈著一條紅線。

 

這紅線,從他出生就一直存在,只是,看得見,卻始終摸不到。

 

他很好奇,曾經想問問他母親這條紅線的由來,不過他從五歲就放棄詢問他母親任何事了,因為他比誰都清楚,他那個大條筋又膽小的母親不只法力和眼力都很遜,智商也不太

行。

 

她唯一的強項就是「言力」,出口成咒,言出成願,據說,他就是被她的「言力」許願才出生。

 

因此,紅線的事他就一直擱在心裡,後來更發現,除了他自己,沒人看得見這條線,就連他那位擁有強大「正陽之氣」的父親也一樣。

 

於是,他決定靠自己查清楚這條紅線的來由,但二十年過去了,他依然沒半點頭緒,這條紅線仍舊靜靜地拴在他的左腕,原因不明。

 

可是,就在剛才,當速食店裡那個女人提起了「長孫無缺」這個名字時,他突然發現紅線瞬間變得清晰,甚至,還多了一段線頭!

 

而且,線頭竟若隱若現地指向某個方位,似乎在線的另一端,繫著某種未知的東西

 

或者,是繫著某個「人」?

 

可能嗎?

 

這該不會真的是條月老的紅線吧?

 

似乎,冥冥之中,有股神奇的力量,正在將他和對方拉近。

 

「長孫無缺」他嘲弄地瞇起漂亮的長眼,口中唸著這個名字,紅線線頭隱約又動了一下。

 

眉一挑,他嘴角輕揚,順著線頭消失的去向,舉步緩緩前行。

 

也許,答案和這個叫「長孫無缺」的女子有關。

 

但前提是,他要怎麼找到她?

 

正沉吟著,他的手機鈴聲響了,是母親的來電。

 

「媽,什麼事?」他邊走邊打開手機,應了一聲。

 

「敬言,你人在哪裡?快回來,大長老在找你」母親的聲音焦急地傳來。

 

「啊?現在?可是現在我一時回不去。」他悠哉地道。

 

「為什麼?」

 

「我在台灣。」

 

「什麼?你跑到台灣去了?」母親驚呼。

 

「是啊。」

 

「你你昨天明明只說要出去一下…怎麼…怎麼就飛去台灣了?也不事先說清楚,要是被你爸知道…」母親慌張地道。

 

「他知道又怎樣,我都二十一歲了。」他笑。

 

「你這孩子,怎麼就不能好好和你爸相處呢?」

 

「我和他相處得不錯啊,我把他當朋友一樣。」

 

「他是你爸,不是朋友,他就是對你老把他當平輩的態度很生氣,從小啊,你就這樣,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一點都不尊重你爸」母親開始又碎碎唸。

 

「媽,這國際漫遊的手機費很貴,妳說重點好嗎?」他沒輒地提醒。

 

「哦,我忘了這是國際漫遊,你啊,快回來就是了,有件棘手的案子,需要你去除厄」母親急急打住,轉入主題。

 

「除厄的事,有少蓮阿姨她們在啊。」他輕哼。

 

「少蓮受傷了,大長老說這惡鬼很難纏。」母親壓低聲音道。

 

「哦?連少蓮阿姨都打不過?」他興味地揚了揚眉。

 

「是啊,所以全部的長老都趕到現場去了,大長老急著找你,怎麼辦?我要怎麼跟他們說----

 

母親話聲剛落,手機裡就一陣陣插撥聲響。

 

「呵,大長老打來了,我自己跟他說就好。」他笑了笑,切斷母親的來電,接通了大長老。

 

「宗主!你人跑到哪裡去了?」大長老蒼勁的吼聲直貫而來。

 

「我在台灣。」他以慣有的淡定回答。

 

「台灣?你你突然跑到台灣去做什麼?」大長老愕然。

 

「旅遊。」

 

「你….你竟然沒先告知就私自行動?你不知道身為宗主,每天的行程都必須記錄安排」大長老氣得直嚷。

 

「大長老,現在最重要的事應該是除厄吧?」他輕聲打斷大長老的喳呼。

 

大長老猛然住口,懊惱地低吼:「是啊,現在得趕緊除厄,但沒人滅得了那妖鬼

 

「開視訊吧,讓我瞧瞧現場。」他低聲命令。

 

「透過手機你能瞧見什麼?況且你現在是遠水救不了近火!」大長老氣道,打開了手機視訊。

 

他盯著手機螢幕,畫面中,一幢古宅的廳堂,桌椅已被掃得東倒西歪,看似空曠無人,不過,他很清楚看見一個陰黑的暗影正囂張地霸佔在大廳的佛桌上,齜牙裂嘴地狂笑。

 

「好猖獗的一隻惡鬼!」他低哼。

 

「你看見了?」大長老驚訝不已。

 

「拿好手機對準牠,別動。」他命令著。

 

「可是牠撲過來了───」大長老急吼。

 

透過螢幕,那隻惡鬼果然直撲而來,雙手揮著利爪。

 

他冷冷一笑,指尖在手機螢幕前劃個咒印,低斥一聲:「滅!」

 

就這麼一個字訣,瞬間,那隻惡鬼竟在半空中撕裂,如灰飛煙滅。

 

而且,牠在化為虛無的剎那還一臉驚愕,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….

 

現場的陰氣消逸殆盡,但眾人一片噤聲,彷彿都傻眼驚呆,久久回不了神。

 

「好了,解決了,那麼,我可以在台灣再多待幾天了吧?」他對著手機道。

 

「宗主….是怎麼做到的?」大長老驚問。

 

「用手機啊!」

 

「手機也能傳送咒力?」手機螢幕裡出現了大長老駭然的神情。

 

「當然,不過,只有我能。」

 

他自負地朝他一笑,接著,切斷了畫面,收起手機,目光掃過四周的人群,以及穿插在人群中的那些一見到他就退避竄逃的鬼影。

 

是的,只有他能,其他的人,絕對做不到。

 

因為他來自北京最古老的除厄家族,是歷代最年輕的薄家宗主,天生擁有陰陽法眼,挾著強大法力出世,他,打從呱呱落地就註定了不凡。

 

他叫薄敬言。

 

今年二十一歲。

 

他是薄家有史以來最強的除厄師!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on.yeu 的頭像
pon.yeu

芃言亂羽

pon.ye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9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好想繼續看~~但我知道不能催 我會等!!!
  • 訪客
  • 好看好看!期待後續的劇情!芃大的書我從國小看到出社會看到當媽了!每一本都好喜歡!芃大你真的好棒!
  • callisto
  • 我願意等待
  • 訪客
  • 終於等到芃大灑花🍀
  • 訪客
  • 超愛這系列的作品
  • Joyce
  • 芃大fighting!
    我從國小看您的著作到現在已經10來年,
    期待芃大有新的作品!🙏
    大家都會等的(點頭)
    還有期待更新😍
  • Anna
  • 非常好看!
  • 訪客
  • 好棒好棒,好喜歡芃羽的作品,終於等到了!真的好期待下集喔!
  • Elma Luo
  • 我要回去翻一翻之前的小說了...